首页 | 通知公告 | 新闻动态 | 政策法规 | 往事回忆 | 爱心书画 | 青蓝工程 | 五老风采 | 兄弟院校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往事回忆>>正文
纪实励志文学《为了母校的春天》连载
2017-06-01 11:10  郑玉玲教授

编者:河南中医学院更名为河南中医药大学,河南中医学院由没有博士点到有了博士授予权,河南中医学院由债台高筑、破烂不堪的烂尾楼变为亚洲的一大奇观,原河南中医药大学校长郑玉玲教授是主要领导者组织者之一,在本书中她用朴实的语言,精准的数据,生动的情节,详实的记载了学校变化的全过程。仔细读来,感人泪下,催人振奋。本期所发第一章临危受命 女人变成“难人”,预知女人为什么变成“难人”,请往下开

第一章 临危受命 女人变成“难人”

那一时刻顿觉担子重千钧

“玉玲同志,省委已经决定,把你从郑州大学调出来,到河南中医学院任院长。因为河南中医学院在发展建设中遇到了一些问题,派你去解决。去之后,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组织上会帮助你的。”

“谢谢省委的信任和部长的嘱咐,我会按省委的派遣到河南中医学院工作,既然去了,我就尽量不来找您了。”

“嗯?”

“因为您刚才说是因为河南中医学院遇到困难才让我去的,如果我解决不了问题再来找您求助,岂不是组织上看错人了吗?”

“哦,好!好!相信你能完成任务。”

“谢谢部长,告辞了。”

没有寒暄,没有奉承,没有豪言壮语,直入主题,任务明确,语言简洁,从进去到出来不到一刻钟。这就是2008年7月12日下午3点,当时的河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谈话的情景。

走出部长办公室,到省委南大门西边,我坐到车里陷入了沉思,觉得这两天事情发生得特别突然,进行得非常迅速。就在前天上午,省委组织部到郑州大学考察,分8个组同时和近300位正处级干部谈话。刚去时听说要在郑州大学选一位副校长到省内一个本科院校任正职,但要选谁?到哪里去?都不知道。那天下午已经参加谈过话的处级干部见到我说:“这次谈话重点了解你的情况,好像有针对性的,是不是要把你调走?”嗯?我心里一惊,

怎么会问到我的情况,我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怎么回事。组织部在郑州大学考察谈话到晚上,结束后就匆匆离开。根本没想到的是,从省委组织部去郑州大学考察到今天部长跟我谈话让我离开郑州大学时间仅仅48小时!面对这么快又这么大的变化,我一下子难以转过神来,觉得恍恍惚惚,而这个场景就像当年让我从河南中医学院到郑州大学工作一样,容不得我细想和准备。

那是2003年2月16日,当我听到组织上让我去郑州大学任副校长的消息时,感到非常诧异,因为我是学中医的,在中医教学、医疗、管理岗位工作多年,我还一直坚持坐诊,病人很多。我从河南中医学院毕业到现在,一直在中医药行业里工作,这里有我的事业,有我的老师和朋友,让我脱离最熟悉的业务和环境到郑州大学工作,能行吗?如果干不好,岂不是对不起关注、爱护我的中医界的老师和同仁,当时确实有些情绪。但那也是组织上决定了的事情,况且在外界看来,从河南中医学院副院长到郑州大学任副校长是重用。在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和我严肃地谈话后,我于2003年2月24日到郑州大学报到上班了。

我去时的郑州大学是两年前由原郑州大学、河南医科大学、郑州工业大学组建而成的,属于典型的强强联合。新郑州大学是河南省规模最大的高校,也是省里唯一的“211工程”大学,学科门类齐全,师资力量雄厚,科研水平很高,学术资源丰厚,对外交流活跃,全日制在校本科生四万多,各类研究生一万多人,是一所名副其实的综合性大学,在国内外享有一定的知名度。

由于郑州大学很多年没有过女校长,所以来一位懂中医的女校长很受全校师生的关注。尤其是刚去一个月就遇到2003年上半年SARS大流行,我就充分发挥中医药防治的优势,给师生及时宣传保健知识,同时开一些中药服用,有效避免了校园的恐慌和疫病的流行,给全校师生当了一次保健医生。

当时我分管工作面比较宽,主管郑州大学的财务、国有资产、国际教育和国际交流、后勤处、后勤集团、校医院、五个附属医院。2006年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新校区基建和4000套职工住房建设。每天工作很忙,但心情很愉快,和全校教职员工相处的非常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郑州大学的校院两级领导和众多的专家教授对我非常关心支持,尤其是我主管新区基建和职工住房时,由郑州大学纪委书记张连海和工会主席李兴成,我们三人组成的小组更是配合默契,工作效率很高。在郑州大学五年多的年终考核,大家都给我极大的鼓励和很好的评价。我在工作之余,也抓住一切机会学管理、学信息、学开车、学外语等等。可以说我已经完全融入郑州大学的工作和生活,从来没有想过离开郑州大学。

不愿离开是自己的想法,组织上决定让离开,是没有办法的,何况是让回河南中医学院,别人可以找点理由不去,但我不能不去,因为那是培养我的母校!

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刚才叶部长说河南中医学院在发展建设中遇到问题了,是什么问题?多大问题?从组织部快速考察和调动,像是中医学院问题不小,这次派我去是行政一把手,是直接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我突然预感将要面临一场考验,挑起的担子重千钧。不管怎么样,去看看吧。

河南中医学院,我的母校,我回来了!

(未完待续)

 

关闭窗口
   

河南中医药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