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通知公告 | 新闻动态 | 政策法规 | 往事回忆 | 爱心书画 | 青蓝工程 | 五老风采 | 兄弟院校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往事回忆>>正文
纪实励志文学《为了母校的春天》连载 -----现场察看新校凄凉超想象
2017-06-26 17:10  郑玉玲教授

编者:河南中医学院更名为河南中医药大学,河南中医学院由没有博士点到有了博士授予权,河南中医学院由债台高筑、破烂不堪的烂尾楼变为亚洲的一大奇观,原河南中医药大学校长郑玉玲教授是主要领导者组织者之一,在本书中她用朴实的语言,精准的数据,生动的情节,详实的记载了学校变化的全过程。仔细读来,感人泪下,催人振奋。本期续发第一章 “现场察看新校凄凉超想象”、“关键节点上级派员同上阵”请往下看:

2008年7月13日,虽然组织部长谈过话,但还没有正式来河南中医学院宣布,但我已经开始挂念学校了,我给当时的院长助理许二平打电话,请他陪着我到河南中医学院新校区看看。

到了学校南大门,我把车停在门外,先站在大门口向里端详,当时的场景让我暗暗吃了一惊,视野里新校区偌大的院子冷冷清清,当时应该是建设施工的最佳季节,但没有见到工地上有人干活。我进入大门里,越往里走,心里越沉重,映入我眼帘的新校区教学实验大楼残缺不全,像一位身躯庞大的病人躺在那里呻吟着,只有大楼西边的一部分勉强完工,估计有3万平方米能用,大楼中部的钢架结构锈迹斑斑。钢架结构东边有近10万平方米的大楼主体只有框架,搭好的架子裸露在那里,用生锈的铁丝网围着。校园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荒草比人还高。在新校区转了一圈后,感到新校区没有建设工地的人气,非常荒凉,我心中的疑问也越来越重,为什么一个新的校区没有建成就破败成这样?

2008年7月24日,省委组织部马新华副部长带领有关人员来到学校,正式宣布我担任河南中医学院院长。想到学校的现状,我没有任何升职的喜悦,我已经意识到给了我一个大烂摊子。让我有一些欣慰的是,随我一同宣布的还有郑州大学后勤集团总经理付强任河南中医学院副院长。

那个时候还没有实行八项规定和“三严三实”教育,时兴谁调走和谁履新要送行接风,但我哪里还有心思参加这些活动。我就告知同事们,离开郑州大学不送行,来到河南中医学院不接风,这样免去了很多应酬,使我能全力以赴尽快了解情况以应对学校的所有困难。

当天下午我就开始了解学校的经济情况,一听更震惊,那么大的一个学校,账户上的钱少的可怜,连起码的水电费都付不起。老师们正常教学急需使用的设备无法更新和购买,部分科研经费已被占用。教职工们出差或买教学用品,账都报销不了,需要自己垫钱。这时学校的很多职工知道我回来了,有些老师对我说,“玉玲,对你回来我们心里十分矛盾,既盼望你回来,又为你回来捏一把汗。盼望你回来,是因为你在河南中医学院工作过,是个勤奋干事的人;但是又为你担心,你以前在郑州大学工作,并不清楚咱学校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新校区建设停顿,经济已经垮了,怕你掉到火坑里爬不出来,毁了你能干的名声! ”这些话让我心里沉甸甸的。为什么一个好好的大学会变成这样呢?让学校的专家教授过着担心害怕的日子。

时任学院副院长田中岭的话更让我吃惊不已,他说:“玉玲,你回到中医学院就会从一个女人变成一个‘难人’。”他还专门解释说:“不是男性的男,而是一个作难的难,而且你会感到越来越难,以至于让你陷入困境走投无路。”我说:“能有那么厉害吗?”他说:“你不信是因为你不知道其中问题的严重性。”

田中岭副院长在河南中医学院工作很多年了,对新校区建设有着深刻的了解。从征地开始他就做了大量工作,以后又作为新校区建设的副指挥长,在工地现场也是出力很多的。这个过程中,他被新区建设的民工多次围堵,有一次还被软禁起来打伤了腰和腿。所以,他有深刻的体会,他知道这里面的艰难和复杂。

果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巨大的压力便接踵而至了。脆弱欲断的资金链、巨额的债务和利息、无法解脱的经济困境、停6

顿的新校区建设、民工的围堵和来自方方面面的威胁,职工对学校丧失了信心……其中最为麻烦的是在新区建设中学校与施工方存在着非常严重的纠纷。当时有一个相当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学校方,也就是建设甲方,在新区建设中没有主动权和发言权,反倒是乙方蛮横专断,甚至于对甲方颐指气使。我在郑州大学分管过新校区建设,知道按常理乙方对甲方应该是尊重的,因为甲方掌握着整个建设工程的材料、质量、进度、监控、资金等主导权。但这里的情形却完全相反,让人诧异。

我感觉自己一下子掉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里,见不到一丝光亮。问题的“严重性”远远超出我起初的想象与判断!

以下几张图片分别是2008年学校南大门、停工多年的“烂尾楼”、天一湖及校园情景,到处是黄沙荒草,景象十分凄凉,全校师生员工、关注学校的各级领导和社会人士看到这种景象都忧心忡忡,对学校下一步的发展十分忧虑。

                            学校新校区南大门

教学实验大楼南立面

               教学实验大楼中部钢架结构因停工时间太久,已经锈迹斑斑

 

教学实验大楼北立面的东部区域

校园东南角的景象

2008年时的天一湖,湖边没有道路,到处是荒沙、野草及部分工棚

关键节点上级派员同上阵

在没有正式宣布任命之前,我听说付强能随我一起来河南中医学院的时候非常高兴。因为在郑州大学工作时我分管后勤处和后勤集团,对他的工作能力和水平比较了解。他思路清晰,务实肯干,不畏艰难,节奏快,效率高。在任郑州大学后勤集团总经理之前曾担任过郑州大学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又到宝丰县挂职当过副县长和县委副书记,锻炼结束后到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任党委书记。多岗位的历练使他具备了处理复杂事情的能力和经验。

郑州大学的后勤是名副其实的大后勤,管着近六万学生的吃喝拉撒睡,同时还管理着教学用的教室设备及整个校园的环境等,事务非常繁杂。他到后勤集团后锐意改革,先后进行了后勤集团的全成本核算、ISO9000认证、绩效管理、提高职工整体素质等一系列工作,使郑州大学的后勤工作一跃成为全国众多学校的先进典型。对这样一个虎将帅才,我是很欣赏的,记得2005年有一次我们在商量完工作后,我和付强开了个玩笑:“我如果有一天再调到别处工作,一定把你带走”!没想到竟被言中,他真的跟我来了。

但我也知道付强副院长心里不舒服,因为在此之前听说要任命他为郑州大学行政副校长,为什么又突然改派到这里了呢?后来才知道,那时河南中医学院的“烂尾楼”已经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因为这个庞大的工程,处在金水东路郑开大道最显眼的位置,很多人路经此处时都要议论一番,甚至有人说“这个楼怎么拆一半就放这了”。时任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对河南中医学院的“烂尾楼”有两次批示。一次是在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刘道兴2008年6月12日写的《从一幢长楼的命运看社会投资错位》,发表在《领导参阅》268期上,徐光春书记看后作出批示。第二次是在2008年7月5日上午,省委中心组学习报告会上,对河南中医学院的“烂尾楼”再次点名批评。所以,如何尽快解决河南中医学院建设中的问题,已经引起省领导的高度重视。组织部领导深知河南中医学院的困难太大,让我单枪匹马地去也太难为了。所以派付强作我的助手,就是这么巧合。

付强副院长来之前可能已经从不同渠道了解到河南中医学院是个烂摊子,而且最困难的是财务和新校区建设。所以他来后就跟我说,只要不让他分管这两块工作,其他的干什么都行。我开始时也确实照顾他了,没让他分管这些工作。但是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进行,事情发生着变化,不得不考虑让他接受这两项最难的事情。

那是2008年9月开学以后,承担河南中医学院新校区建设的工程队,组织一帮民工围堵新老校区大门,越闹越凶,严重影响了师生的教学生活秩序,每天的工作环境很差。2008年10月20日,主管新校区建设和财务工作的许二平副院长,由于长期劳累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身体出现了问题。为了不影响新校区建设,提出能否给他调整一下分工,以便更好的治病。在一起工作的副院长病了,院长应该给予照顾,我同意了。但这两块最难的工作让谁分管?我首先想到付强副院长。但让我为难的是他一来就和我说过不管这两块工作,如何做他的工作?让谁来跟他谈?我认真考虑后觉得请学校党委书记孙建中出面做他的工作最合适,付强副院长刚来河南中医学院,书记和他谈,他肯定不好意思推辞。我找到孙书记,把付强副院长思路清晰、能力很强的情况做了介绍,又把让付强副院长接管这两块工作的想法谈了之后,孙书记也觉得很合适。

2008年10月22日,孙书记找到付强副院长,谈了此事。付强副院长答应暂时分管三个月。在他分管的三个月中,新校区的工作开始出现一些成效,显示出他是分管这两块工作的最佳人选,我对他分管的工作也给予了全力支持。他接管之后,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也曾经多次抱怨我把这两项最难的事情交给了他——他很清楚是我的主意。但是他从不懈怠,加班加点,务实善干。在以后的浴血奋战中屡建奇功,在解决河南中医学院新校区诸多复杂遗留问题的团队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由于付强副院长在河南中医学院工作中的出色表现,不久得到了重用。我对他的进步感到十分欣慰和高兴。这是后话。

 

关闭窗口
   

河南中医药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