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通知公告 | 新闻动态 | 政策法规 | 往事回忆 | 爱心书画 | 青蓝工程 | 五老风采 | 兄弟院校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往事回忆>>正文
纪实励志文学《为了母校的春天》连载:第二章 急治其标 确保顺利入学: 费尽周折引入市政自来水等
2017-07-05 10:01  河南中医药大学教授 郑玉玲

 

编者:河南中医学院更名为河南中医药大学,河南中医学院由没有博士点到有了博士授予权,河南中医学院由债台高筑、破烂不堪的烂尾楼变为亚洲的一大奇观,原河南中医药大学校长郑玉玲教授是主要领导者组织者之一,在本书中她用朴实的语言,精准的数据,生动的情节,详实的记载了学校变化的全过程。仔细读来,感人泪下,催人振奋。本期续发第二章 急治其标 确保顺利入学 : 费尽周折引入市政自来水、攻坚克难学生如期入新舍、个人垫资变电设施妥安装、争辩交涉教学设备急到位、艰苦谈判学生食堂解难题,详情请往下看:

 

 

费尽周折引入市政自来水

新校区建设开始就一直被水的问题困扰着。在建设初期,由于郑州市市政配套设施很不完善,无供水管网。为解决建设工地用水,学校组织专业打井施工队,在新校区建设指挥部(现学校西门小综合楼)北侧打了一眼水井,抽取地下水使用,同时解决基建工作人员和建设人员的生活用水问题。

2006年随着第一批学生入住新校区,用水矛盾日益凸显。经常停电停水,学生意见很大。实际上这不完全是学校的问题,原因有多方面:

1.由于郑东新区电力建设也在进行中,电力供应不正常,郑东新区经常停电,一但停电,水泵无法运行,新校区全面停水。

2.使用地下水需要水泵等相关抽供水设备,设备出现故障或者维护保养时,新校区也会全面停水。

3.由于人员不断增多,用水高峰时,水压和供水量不足,致使学生宿舍四楼以上水流细小或者无水。

为了缓解用水的困境,学校后勤集团确实想了很多办法,但始终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曾经有一个机会,本可以解决新校区用水问题,但没有人操心,错失了良机。2007年6月,随着郑东新区各高校建设速度的加快,郑州市政自来水公司向位于郑东新区的各高校铺设自来水管道。但此时的学校因为新区建设不顺利,陷入内外交困的局面,人心惶惶,郑州市政自来水公司铺设的管道就没有进入河南中医学院新校区内,错过了这个好机会。

2008年7月28日我在新校区主持召开建设工地现场会时,把水的问题提到会上研究,那时学校建设的施工用水、学生用水、工作人员用水均取于两眼水井。水是否干净安全,我很不放心。2008年7月29日,我安排在新校区指挥部工作的李东阳同志,请国家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网郑州监测站,对井水进行检测。结果出来后,我们都大吃一惊,位于西门口小综合楼北侧那口井的水已经出现了问题,原因很快查清,那眼井,井口太低,遇到雨天,雨水携带杂物灌入水井,导致污染。加快引进郑州市政自来水进学校已刻不容缓,否则会出现大的麻烦。

2008年8月10日,我指定以李东阳同志为主,张莹、刘云超、王林等同志配合组成攻坚小组,要求在10天之内,将郑州市政自来水引进学校。不论有多大困难,都要想尽办法解决,我做他们的坚强后盾,直接调拨人、财、物支持,这确实是个艰巨的任务。

自来水是国家特种行业,有着相对稳定甚至有点死板的操作流程,申报安装单位很难左右工作进度,涉及的部门又很多,如郑州市自来水总公司、郑州市市政工程勘测设计研究院给水分院、郑州市水业工程公司、郑州市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站、工程监理公司等。郑州市自来水总公司的内设部门还有工程报装服务大厅、供水发展部、工程部、财务部等。自来水接通工程的主要工作环节有申请报装、现场勘测、施工图设计、图纸审核(如有必要须再做设计变更)、工程预算、三方预算核对、签订施工合同、首批工程款支付、组织施工、工程验收、工程决算等。

李东阳同志接受任务后,带领攻坚小组每天奔波在各部门之间,反复说明我校尽快接通自来水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情感人、以诚感人,有时就全天待在相关单位,逐个科室催办进度,中午就在街边吃碗面条,在路边或者车上休息一会儿,下午继续工作。许多单位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也十分同情我校的难处,纷纷加快了工作进度,尤其是自来水总公司供水发展部的有关领导被我校攻坚小组的精神感动了,表示要把这次在河南中医学院的供水工程作为自来水公司内部的一次压力测试,看看在紧急任务面前,会有什么样的精神面貌和工作效率,并协调有关方面压缩了合同工期。为了集中人力给我们校区施工,还暂停了对其他单位的办理,有些单位还为此给自来水公司提出抗议,说为什么特殊照顾中医学院,自来水公司给这些单位做了解释。按照正常情况,该项工程的施工工期应为30天,且从工程款到账之日算起,这样我校很可能在新生开学前无法完成自来水工程。

2008年8月8日,《供水工程施工合同书》签订。8月9、10日,虽然是周六、周日,自来水公司有关部门和施工单位仍然组织了现场会商和设备、物料进场。8月11日,在我校未按约定支付工程首付款的情况下,郑州水业工程公司开始施工,新校区建设指挥部综合部、工程部、材料部等有关部门和人员积极配合。8月22日工程初步完工,晚上10点20分开始通水。

2008年8月22日晚上10点25分,我接到了李东阳同志的电话,报告郑州市政自来水正式接通到学校!还说很抱歉,比我当时给他任务时的10天时间超了2天,愿意接受批评,我听后当时就掉泪了。

第二天现场晨会上,我向大家通报了此事,并对李东阳带领的攻坚小组全体同志给予了表扬和鼓励,同时安排有关人员立即停止使用已经污染的水井。至此,我校结束了用水紧张且不安全的局面,实现了城市自来水管网供水。25

 

攻坚克难学生如期入新舍

在每天新校区的现场会上,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让大家都十分着急,就是2008年新生入住的宿舍楼没有完全交工,床铺家具也没有购置,此时离新生报到时间已经很短了。

新生报到后需要入住3、4、5号学生宿舍楼。当时这些楼房已基本建好,但是由于学校与该宿舍施工方的矛盾,工程扫尾进展缓慢。4号楼的问题是30万元监理费没有兑付,导致宿舍楼的主电缆未能安装。5号楼的问题是监理方要求增加监理费,如学校不兑现,监理不签字。学校认为监理没有很好地履行监理职责,需要追究相应的责任。由于以上种种原因,宿舍无法交工。还有学生宿舍弱电系统也还需进一步与网通公司加强协调。在每天的现场会上,许二平副院长、付强副院长,王海亮总经理都要通报宿舍楼的进展,我要求一定要抓紧时间做好宿舍楼交工验收和接管工作,既要抢时间又要重质量,过程监督一定要跟上,还有要做好与监理公司在责、权、利等方面的认定工作,拿出具体的材料,与施工方谈判做到有理、有据、有节。

新生宿舍家具招标已经刻不容缓,和解决宿舍楼的遗留问题是同步进行的,如果宿舍楼问题完全解决之后再去购置学生宿舍家具,那就来不及了。此事由后勤基建处副处长宋青坡具体负责办理,宋青坡带领着相关人员参照往年的学生宿舍家具配置标准,很快制定出一套方案,奔赴生产厂家,进行生产过程和验收监控,一件一件的验收过关后送到新校区,终于克服各种困难,在新生宿舍楼的问题基本解决后,确保了2008年8月25日学生宿舍家具安装完毕,提前完成了各项准备。新生到校领了宿舍钥匙入住时,怎么会想到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多少人日夜加班,这些都是刚刚才安装好的床铺。

 

个人垫资变电设施妥安装

2008年,新校区使用的仍然是临时电缆,生活用电、教学用电和施工用电混合在一起,电压极不稳定。在新校区晨会上,大家讨论到学校在电力工程方面缺乏专门人才,对解决这一问题十分不利,短时间内不可能调来电力专家,要想尽快解决问题,只能到外校请电力工程专家来帮助指导了。

8月6号,我把郑州大学电气方面专家张敬东高级工程师请了过来,帮助解决新校区用电方面的问题。他来到新校区施工工地实地查看以后,告诉我说,“你们学校曾经买过两个变压器,现在被扔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经过检查,这两个变压器维修后再配两个变电柜还可以使用。”我请他把下一步的用电事情进行详细的计划和指导,然后把这项工作安排给了新校区指挥部孟宪峰同志,要求他亲自带队解决这个问题。孟宪峰立即请变压器的调试专家到学校进行维修调试,同时启动购置两个变电柜的工作。他一边按照相关规定办理手续,一边亲自和“南京南自成套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经理洽谈,请求该公司为学校尽快制作两台变电柜。当时厂家要求学校必须有预付款才能生产,但学校资金非常紧张,一时调整不出来资金,孟宪峰同志个人担保并垫资10万元,才在8月12日和南京南自成套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签订了生产合同。为学校办事,个人垫钱,这是其中一例。那几年因为学校资金极度困难,很多人为学校的事情垫过钱,如当时的学科建设办公室主任冯民生为学校办事也垫过资等。一直到2012年学校资金好转,才把这些同志为学校出力又垫的钱陆续还清。

变电柜合同签订后,孟宪峰安排刘云超抓紧时间赶到“南京南自成套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生产厂家,在工厂车间里盯着生产、组装。生产厂家说“没有见过像你们这样买东西的”,刘云超给他们谈了我们学校的情况,得到厂家的理解和照顾。变电柜生产出来后,刘云超亲自押车于2008年8月28日将变电柜运抵新校区。在张敬东工程师的指导下,迅速组织人员安装,2008年8月30日在新生入学前三天正式投入使用。至此,新校区供电问题得到基本解决。

教学实验大楼的电梯问题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在会上大家听了这个事情的经过后都很气愤。此项工作在2005年11月已经进行招标,2006年5月已与厂家签署协议,2006年7月又形成了补充协议,商定先安装4台电梯,在电梯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学校已经拨付押金50万元,工程款90万元,到了2007年9月,除学生食堂两部电梯安装到位外,其余电梯均未安装。购买电梯的货款已经支付两年多,而那两部电梯在哪里?

了解情况的同志介绍了前因后果,大家才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2007年9月,厂家确实把教学实验大楼的两部电梯运送到了学校,但那时教学实验大楼的建设因校方和施工方很多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处于停工状态,学校建设资金也已经陷入困境,大楼的脚手架正在拆卸。这时候教学实验大楼的电梯到了,根本没地方安装,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所以没人验收,电梯就被扔在了裸露的大楼工地,很多部件已经丢失。此后该项目便无人再管了。大家听完后,很长时间没人说话,心情都很沉重。一些人对学校的资产没有一点责任心,但在那个特殊时期,又能责怪谁呢?只能面对现实,尽快妥善处理此事了。我意识到这件事情处理时会很棘手,因为这个事情的责任主体在我们,电梯厂家会给我们提出很多问题,我们应该提前考虑如何应对。我又把这项工作交给了付强副院长。他立即行动,带领有关同志与电梯生产厂家直接接触。开始谈判时,电梯厂家非常生气,“电梯运到你们新校区,没人管,没人问,更找不到人验收,在存放过程中,丢失了重要部件,要求学院给予补偿”。付强副院长和负责此项工作的同志在和对方的谈判中据理力争,虽然学校对此事负有一定责任,但当时在没有验收的情况下厂家就不管不问也是不对的。双方在艰难的16场谈判后,都后退了一步,重新签订了补充合同。电梯厂家重新安装配件,我们学校也适当支付新配件的资金,此事最终得到解决。重新拉回来的电梯,确定了安装的位置,就是现在教学实验大楼A1区和A2区师生乘坐的电梯。

对教学实验大楼其他位置的电梯,直到大楼复工后双方重新谈判,由于在原定价格上发生了纠纷,以致争论不下,这在第十二章会提到。

 

争辩交涉教学设备急到位

每天在现场会上,都要研究教学实验大楼的建设进度问题。因为2008年新生入校需要增加一部分教室,同时需要安装教室里的设备。但此时施工方很不配合,在明明知道学校需要尽快安装教室设备的情况下,却把新生要使用的教室都锁起来,不交钥匙,学校派出很多人与对方交涉,都被拒绝。

2008年8月16日,我亲自和施工方的经理直接电话对话(经理在外地不回来)。那一天在教学实验大楼的北面工地上,天气特别热,李建生副院长、许二平副院长、付强副院长、张小平处长、孟宪峰主任、李树武处长等都站在工地上等消息,还有从郑州大学建设办借调来帮助我们工作的勾希杰主任、解建新副主任(那时解主任还没调到我们学校)、杨志宏造价师、朱方振总工程师也都在场。我在通话中先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对方冲我大吵大闹,说学校欠他们的钱太多,拒绝交教室。我也只好不相让,措辞十分激烈,希望他们以大局为重,尽快交出教室钥匙。争辩持续了一小时二十分钟,手机都是烫手的,当时我全身出汗很多,加上非常气愤,头晕的很厉害,但又必须强撑着。吵到最后,对方听我一点不让步,才答应交出新生要用的教室,可以进入安装教学设备。

郑州大学的勾希杰主任担心我中暑晕倒,把他的车开到工地,让我坐到车里休息一会。在场的河南中医学院领导和部门负责人都知道和对方打交道是很困难的。但郑州大学的几位专家非常不理解,施工方为什么对学校如此蛮横刁难?学校校长为几间教室的钥匙,竟然与施工方争吵了那么长时间才要到,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事后这个和我吵过架的经理对别人讲,“以后可不要小看河南中医学院新来的这位女院长,她对工作太负责任了。”

新生教室里的桌椅及教具的购置安装负责人,是后勤基建处李树武处长,他带领一班人加班加点,努力工作,但给他的时间确实太紧张了。

2008年8月18日下午两点半,我带着一班人去教学实验大楼工地,看到李树武处长抱着头坐在大楼北面的台阶上,我问他:“树武,你怎么坐在这里,吃中午饭了吗?”他抬起头,满面愁云地对我说:“院长,我没心思吃饭,新生教室里桌椅黑板恐怕开学前装不上了,大家都累得不想动了。”看到他们这么辛苦,这么为难,我不禁潸然泪下。安慰他说:“你先去吃饭吧,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你吃完饭,咱们共同来解决。”

2008年8月20日,我主持召开了与施工方的联席会议,围绕着新生入学双方需要沟通、协作的事情进一步研究,明确双方的责、权、利,要求对方进一步配合做好工作。

2008年8月23日,我把新校区建设晨会的现场,从新校区建设指挥部搬到了教学实验大楼A区一楼,现在的A106教室,大家每天按时在那里议事。

经过不懈的努力,在2008年新生入校的前两天,教室及桌椅设备终于全部到位。新生报到上课后看到的是设备基本齐全的教室,他们哪里会知道,这一切的背后蕴含了多少同志艰苦努力和辛勤的付出!

 

艰苦谈判学生食堂解难题

新校区杏苑餐厅(学生食堂)是安徽一个建设工程公司承建的,2006年10月已经竣工,但是截止到2008年7月,施工方只让使用三层楼的第一层。2008年新生入学后,学生的就餐人数大幅增加,必须把二层、三层尽快安装炊具并投入使用才可以满足需要。但让我不理解的是,负责施工的建筑公司阻扰我校工作人员进入二、三楼测量。强行上锁,驱逐学校工作人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经过初步了解才知道,学校和施工方在付款问题上存在很大的矛盾。按照招标文件,学校在食堂建设总款中已经基本付清了。但施工方说应该按照合同书付款。如果按合同付款,学校还需再支付1500万。这确实不是个小数,按照国家建设规范招投标书在前签订合同在后,合同书和招投标应该是一致的,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大的悬殊呢?让人一头雾水。

2008年8月1日,我和付强副院长约见了施工方有关负责人,我们向对方谈到,对以前的问题会依法依规妥善解决的,不能因为双方的分歧影响到学生吃饭。学生是无辜的,请施工方以大局为重,打开学生食堂二楼、三楼,让我们尽快施工安装炊具。这次约谈取得一定进展,但仍然不顺利,施工方还是经常干涉校方安装厨具。以后我和付强副院长又多次和对方经理谈判,直到8月7日才基本达成一致意见。

2008年8月8日下午三点,我校工作人员进场抓紧施工,8月18日,后勤集团公司总经理王海亮汇报,学生食堂二楼操作间隔断已经完成,炊具已经到位,三楼预计6天之后施工结束。8月28日食堂的各项基础设施已经到位,具备迎接新生条件。

这之后,学校和杏苑餐厅建设施工方打了一场不算大(和教学实验大楼的官司相比)、但也不算小的官司。他们强行冻结了学校的资金账户。有关领导出面协调,经过艰苦谈判,才得以妥善解决。在本书第十二章专篇讲述这场官司的详细过程。(未完,待续。)

 

关闭窗口
   

河南中医药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